- 新聞動態 -
當前位置:主頁 > 國際勞務 > 新聞動態 >

勞務派遣私自離開 27歲渭南小伙日本出國打工遭遣返

時間:2017-01-11

27歲小伙被勞務派遣去日本出國打工,因壓力大自行離開打黑工,被警察發現后立即將其遣送回國并終身禁止進入日本。

  朋友圈發現其去打黑工 

  被取消社會保障后成黑戶

  西安一家人力資源公司具備出國勞務派遣資質。王曉韻是該公司的國際部經理,主要負責前往日本的出國勞務派遣事宜。

  2015年6月,通過渭南市華州區當地報名點的推薦并通過考試,高中文化程度的小楊入選14人名單,“主要是向日本的一家印刷工廠招聘裝訂工,學歷要求高中及以上,年齡在18歲到25歲之間。”王曉韻說,小楊是公司向日本這家公司派遣的第9期人選,合同期限三年。

  王曉韻說,小楊他們在國內經過5個月的培訓后去日本工作,主要是日語、日本的社會文化及企業文化培訓,就是為了讓他們能適應在日本的生活。公司在日本有一名常駐工作人員,他們過去之后日常生活等都由中方人員進行協助。

  據介紹,這家日本印刷企業位于千葉縣,企業規模較大,所以小楊他們的工作時間是8小時制,每個月的收入在9500元至1.5萬元(人民幣)之間,工作期間可以享受完備的日本社會保障制度。

  去年9月30日,日本企業發現小楊沒有正常上班,經過與中方人員溝通之后也沒有聯系到小楊。“我們還專門與小楊的家屬聯系過,但還是沒有找到,后來通過他的朋友圈發現他私自外出打工去了。”王曉韻說,為了找到小楊,她曾專門去日本協調處理此事,但始終沒有結果。于是,日本企業取消了小楊的各項社會保障并報警,“因為他的身份是技能實習生,取消社會保障之后就相當于成了黑戶,很難生存下去。”

  在超市被警察抓獲

  稱因工作壓力大去打黑工

  今年1月9日下午,27歲的小楊被日本警方抓獲,聯系企業后,小楊被連夜辦理手續遣返回國。

  昨日上午9時30分許,王曉韻和同事在機場見到了小楊,“他一見到我們就跑,被我們攔住。”王曉韻說,小楊自稱工作期間壓力很大,所以便自行離開那家日本企業,先后在餐館和建筑工地打工,但是非常辛苦,而他則用自己掙來的工資住在很貴的旅館里。離開企業后,他去過東京、大阪,后來又回到千葉縣,結果在超市被警察抓獲。

  而在昨日上午,華商報記者盡管守在機場,但是并未見到小楊,只見到王曉韻提供的從日本傳回的一些接受警察調查及在機場的照片。

  王曉韻說,因為小楊私自離開的事情,與公司合作十余年的日本企業終止了合作,“目前,小楊被遣送回國并終身禁止進入日本。他單方面違約造成嚴重后果,尤其是經濟損失,我們會根據他的認錯態度來酌情處理,但也不排除采取法律手段追責。”

  私自離開打黑工

  日企可報警追究其責任

  出國務工到底是什么樣子的?昨日,華商報記者聯系到西安一位在日本工作12年的解先生。

  解先生表示,一般的勞務輸出在日本都是以“研修生”身份工作,“工作強度比較大,月收入一般來說在8000元人民幣左右。因為日本政府要求企業必須為員工辦理各種社會保險等,所以研修生的社會保障還是比較完備的”。

  解先生說,小楊作為研修生,肯定有企業辦理的“在留卡”,相當于在日本的臨時身份證,注明小楊在日本的身份只能從事裝訂這一工作和期限,而一旦從事其他工作都屬于違法行為,“通俗說,打黑工實際上屬于非法就業,不但勞動得不到保障,也會存在隨時被遣送回國的風險”。

  解先生說,類似于小楊的做法,為他辦理“在留卡”的企業在其離開后可以報警追究其責任。即使是合約期滿后想繼續留在日本,也需要其他企業為其辦理“在留卡”,否則的話就屬于“非法滯在”。

  解先生表示,“在留卡”一般分為1年、3年和5年的期限,每次到期需要重新辦理,需要企業提供雇傭合同和個人的納稅證明等進行更新,如果提供不了,原則上是更新不了的。類似于小楊的情況,企業報警后就屬于“黑戶”,很容易遭到舉報和被警察查處,所以就得躲躲藏藏。                --華商報

版權所有: 運城市迅達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
信箱:sxycxdlw@163.com 電話:0359-2084088 地址:山西省運城市中銀大道19號(人社局對面)
 網站技術支持:運城網絡公司 晉ICP備19011011號
一本色道久久综合亚洲精品